破碎的空

【 黒子のバスケ】【紫赤】 日曜日

从京都到秋田的距离相对于狭小的日本来说相当遥远,连气候什么的也不一样。不过说到底这只是参考对象的不同而已,如果以国土辽阔的中国来说,这一段距离只不过是一个省份的北端与南端而已。
从地球仪上方俯视两点之间的距离微不足道,纬度什么的也相差不远。对于乘坐动车的普通上班族来说,如果不是出差谁也不会频繁来往于这两点之间,而对于有着私家车甚至私人飞机的赤司征十郎来说,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说到底也只是资本的差距而已。
去见紫原只是一时的冲动。一开始就预定好了去秋田看望正在疗养的祖父,于是便顺理成章的见一下对方。
以为是很久,其实只是两个星期没有见面而已,然而对于确定了关系的两人来说,这样的一段时间也确实太久了,虽然平时也有通话和视频聊天,不过0和1的数字组合在怎么接近于真实也只是虚妄。想要见面,对于两人来说,这种心情超越了一切。
敦。这样子称呼着对方。说到底恋人间互相称呼字来表示亲密又是怎么回事呢?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做,也不能说不这样亲昵的称呼对方的人就不是恋人了吧。
就像敦叫他‘小赤’一样,称呼的意义只关乎于吐出这个名字的人的内心,也就是说对于敦来讲‘小赤’这个称呼是特别的话那么对于赤司来说这个称呼就比征十郎要有意义。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