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碎的空

【 黒子のバスケ】【紫赤】 日曜日

从京都到秋田的距离相对于狭小的日本来说相当遥远,连气候什么的也不一样。不过说到底这只是参考对象的不同而已,如果以国土辽阔的中国来说,这一段距离只不过是一个省份的北端与南端而已。
从地球仪上方俯视两点之间的距离微不足道,纬度什么的也相差不远。对于乘坐动车的普通上班族来说,如果不是出差谁也不会频繁来往于这两点之间,而对于有着私家车甚至私人飞机的赤司征十郎来说,这点距离并不算什么,说到底也只是资本的差距而已。
去见紫原只是一时的冲动。一开始就预定好了去秋田看望正在疗养的祖父,于是便顺理成章的见一下对方。
以为是很久,其实只是两个星期没有见面而已,然而对于确定了关系的两人来说,这样的一段时间也确实太久了,虽然平时也有通话和视频聊天,不过0和1的数字组合在怎么接近于真实也只是虚妄。想要见面,对于两人来说,这种心情超越了一切。
敦。这样子称呼着对方。说到底恋人间互相称呼字来表示亲密又是怎么回事呢?并不是所有人都这样做,也不能说不这样亲昵的称呼对方的人就不是恋人了吧。
就像敦叫他‘小赤’一样,称呼的意义只关乎于吐出这个名字的人的内心,也就是说对于敦来讲‘小赤’这个称呼是特别的话那么对于赤司来说这个称呼就比征十郎要有意义。

【HP】【VH】待战火燃尽之时

上脑洞


先死一个吧,harry。
死因是——与volmore对决,harry身上的魂片在见到volmore时与对方融合了,魂器重新变成七个,harry知道赢不了volmore。harry死掉了。
harry死后volmore即刻反应——周围人宣布食死徒获胜,volmore发表演说认为这场战争的荒谬,同时说谁都没有赢,要黑巫师与白巫师一起生活下去,同时与在场所有人建立魔法链接,要求人们和平共处。
其次时间段,六年级——七年级
缘由,harry看到了记忆中的tom,而且身边有tom的魂器——harry身上的残魂映射到独角兽的角上,日久生情型。
另一个方面——volmore从与魂器的联系上想要拥有力量强大且适合斯莱特林的harry。
volmore刚刚复活时灵魂不稳定,所以性情暴躁。
高潮——harry第一次面对真正的volmore。tom和volmore在他观感里的融合。
harry存在矛盾的两面,一方面和volmore住在一起,一方面在抵抗死食徒的时候异常英勇。
ron及hom发现harry的异常。
harry死在战场上,volmore耗尽了精力,没有屠杀巫师,在harry死后放弃了魔法界。成为了居住在禁林最深出世界上最厉害的黑巫师,干瘦而孤独的变成老头。
主线——其实volmore并不想要战争,但这场荒谬的战争还是开打了,volmore与abols认为战争可以消耗动荡的魔法界,使人们更加和平,后来他们发现自己错了,结果却身不由己的卷入战争。
volmore与abols都看到更远,看到的是巫师和魔法界的未来,以及黑巫师与白巫师要一起合作才能避免被麻瓜侵蚀。有多少人想要留在巫师界?

誒……好想把脑洞变成文字……写不出来啊啊啊啊〒_〒

【 黒子のバスケ】【紫赤】被温柔爱着的赤司君

实际写出来了与设想偏离→_→

深受富奸影响,完全没有坑品。

——————————————————————————
“哲也,星期日上午九点,曾经常去的m记,关于冬季杯我有话对你说。”
盯着手机屏幕,是不认识的号码,但是黑子几乎一瞬间就知道发信人是谁。赤司君,赤司征十郎,前帝光中学篮球队队长,现洛山中学篮球队队长。“赤司君…”默默念着这个名字,犹豫了一下,没有保存这个号码,因为不需要。按了返回键后屏幕上的第二条短信是来自火神君的,点开。
火神君:周末上午m记见!和木吉前辈约好了去打篮球!ps会帮你点香草奶昔
我:好的。
飞快的输入‘非常抱歉,火神君。周日上午我有些事情。ps早上喝凉的对身体不好’点击发送。关上手机,呼了一口气。夜空的点点星光随着窗帘的飘动被风送进来。赤司君…初中后就没有再见面了。黑子深吸了一口气,闭上眼,手机忽然震动亮起来,打开是火神君的短信。
火神君:诶?!
我:万分抱歉,火神君。早点睡吧。
发完后马上关了机。
“嗡——”一边的火神点开信息,“喂!至少也要说个原因吧——黑子这家伙,诶——关机了?!”
------------------
九点,黑子准时踏进m记,一转头就看见了坐在窗边的赤司君,实在是因为发色太显眼了啊…安静的走过去,赤司的头微微偏向窗外像是在想些什么。赤司君的头发是温暖的红色呢…这样想着黑子心情有些复杂的拉开椅子。然后刚好对上了赤司的眼,“啊,赤司君,你好。”“哲也…好久不见了。”坐下来时黑子的心情平复了很多,信念没有因为这次突然的见面打乱而是清晰起来。
“哲也,你进入东季杯了。”赤司开口,并没有说恭喜之类轻藐的话,“虽然你进级东季杯在我的意料之中,不过是诚凛这一点还是让我有些惊讶呢,哲也。”赤司轻轻用勺搅拌着面前的咖啡,让人很难揣测他的立场。
黑子微微端正了身子,“我认为诚凛是个非常优秀的队伍,相比起曾经的帝光,我认为诚凛更为出色,在团队方面。” “这是你现在的想法么,哲也。” “是的。”直视着黑子坚定明亮的双眼,赤司轻轻点头,“这样啊。”像是礼貌的回应。 “那么你就走到我的面前吧,哲也。那个时候我会用现实告诉你,我永远不会出错。”
轻轻搅拌咖啡,棕色的泡沫旋成小小的漩涡。“我会证明我的理念的,赤司君。”黑子认真的盯着赤司,脸上是一贯淡然的表情。“我会和诚凛的大家一起,进军冬季杯,打败青峰君—绿间君—紫原君—走到你的面前的。”
停顿了下,“赤司君初中毕业后有在和其他人见面么?”对面的赤司微微偏了下头,回答黑子这个突然的问题时声音并没有什么变化。“有见面的,哲也呢?” “毕业后就没有私下见面了。”赤司君不对劲,黑子敏锐的发现。虽然和他认识的赤司没有什么不同,但是黑子渐渐发觉今天的赤司有些心不在焉,每次他转动咖啡勺时,眼神都会有所偏移。和什么有关呢?黑子默默观察,心里的推测越来越明确。
“是紫原君吧。” 赤司君转动勺子的动作停了下来,他微笑“哲也猜的真准呢。” “并不完全是猜测。”这个完美的赤司式微笑让黑子停顿了一下,“刚刚我提到紫原君时赤司君的表情变化了一下。” “是这样么?我确实有在毕业后见过敦。” 黑子继续说出自己的观察,“在帝光时赤司君就和紫原君比较亲密,所以我推断很有可能是他。而且赤司君应该一直在思考紫原君的事,并且是和冬季杯无关的,因为我提到紫原君时赤司君的表情变的很温柔。”
“哲也。”赤司开口,他的语气听不出什么特别的情绪。玻璃窗外的风吹拂摇动着树影在桌上划过。
------------------
“紫原?你在这里是等我吗?”这是中午午休的时候,赤司推开教室半关的门,就看到紫色头发的大个头少年懒散的坐在他前面的位置上,桌面上到处散乱着零食袋。
“嗯?是赤仔啊。”紫原转头,嘴里不停的在咀嚼着薯片。“紫原等了很久吗?很抱歉刚刚去卖饮料了。”赤司边说着边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嗯-嗯,没有等赤仔很久啦。”赤司温柔的笑了笑,他从抽屉里取出便当盒,“紫原要小心点不要弄脏别人的桌子哦。”
“嗯-”紫原拿着薯片袋子起身换了个方向坐下,他抓出一把薯片丢入口中,咔嚓咔嚓。
赤司看着正对着自己的紫原,和不小心散在桌上的薯片碎,有些苦恼的偏了偏头。
“赤仔要吃吗?”紫原把袋子前移,“赤仔不想吃、还有美味棒饼干巧克力的。”
赤司摇摇头,“不用了,谢谢。紫原,你也少吃点零食,要多吃饭才可以摄取更多的营养。”
“嗯-嗯。”紫原撕开一包薯片,往嘴里塞了很多。明显没有在听嘛。
赤司打开便当盒,“紫原要吃炸鸡块么?”他夹起一块鸡块问。
“嗯-想要!”紫原飞快的吧嘴里的薯片咽下,“喜欢赤仔家的炸鸡。”
紫原像个小孩子一样呢,赤司低头,从抽屉里拿出另一双筷子。“这是紫原的。”
---
“你是在好奇么?”赤司问。树影慢慢划过咖啡杯。
“是的,我的确很好奇赤司君和紫原君的关系。”
-----------------------
黑子踏入第一篮球馆时,还有些陌生,毕竟他破格升入一军也不过是两周前的事。球馆的顶很高,黑子抬头向上看去,觉得从顶下射进来的阳光显得非常遥远。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心情。
“诶,哲你来了。”青峰已经换好了篮球服,一手抱着篮球从更衣室的方向走过来。
“青峰君。”黑子微笑着向他打了个招呼,和青峰错身而过时习惯的抬手击掌,“我去换衣服了。”
黑子从更衣室出来时顺便去补充了下水瓶里的水,啊…水份不够的话以他的体力和一军的训练比较来说会死掉呢。回来时大家都到齐了。
“……百战百胜!”最后一起说完例行的信念后,就开始准备训练。
“呼~”勉强呼出一口气,黑子大汗淋漓的杵着膝盖,果真5圈的热身运动对于他来说还是太困难了。
“哲,还好么?”青峰君顺手帮他拿来水瓶。黑子接过,仰头喝了大概半瓶后才感觉身体开始恢复过来。“青峰君,谢谢。”
他把水瓶放回休息区,环顾了一下周围。
青峰君已经开始拍球,灰崎君站在不远处,两人之间火药味十足,像是要开始one on one的样子。
另一边,紫原君蹲着,有些长的紫色发丝间隐隐看得见手指的穿梭,赤司君在帮紫原君绑头发?
第一次看见这样的情况,黑子好奇的偏头,正好旁边绿间君把绷带放回背包。
“绿间君,赤司君和紫原君看起来很熟悉嘛。“
“嗯?-黑子?啊,赤司和紫原本来关系就很好的说。”绿间边仔细叠好绷带边回答。
另一边,赤司替紫原绑好了头发。“紫原,好了。”
“诶,可是赤仔我不想起诶,好想吃零食-”
赤司拍了拍紫原的头发,弯腰认真的盯着他的眼睛,“紫原,不可以在篮球馆吃东西哦,也不能偷懒呢,懒惰的孩子会被青峰君超过的。”
“诶,青仔?好麻烦。”
“所以紫原要加油哦。”
“赤-仔-知道了嘛。”
黑子默默看着紫原站起来。
为什么绿间君会有这么奇怪的口癖啊,而且赤司君和紫原君根本不只是关系好而已这已经是亲呢了好吗…
---
黑子看向赤司异色的双眼。
“感觉不仅仅是朋友那么简单。”
---------------------------
是个清新的周末,天空非常晴朗。
东京的快节奏生活也没有因为周末而减慢,黑子站在人行道的信号灯观察着川流不息的人群。
“嘿-哲!抱歉抱歉,好像迟到了嘛。”
转身,一个爽朗笑着的身影扑了上来,“好重…青峰君。”
偏头,抗拒的推了下趴在他肩上的小麦色肌肤的少年。“青峰君,我会长不高的。”
“诶--哲,让我靠一下吧,担心迟到刚刚跑过来的---好累……而且是哲你太矮了所以才这么…唔-好痛痛痛痛!”
若无其事的给了青峰君腹部重重的一击,“明明是青峰君你约我出来买篮球的,然后你居然还迟到了就不感到羞耻么。”好像生气似的转头。
“啊-啊-都说了对不起了哲。”青峰捂着肚子站起来。
阳光温暖的照下来,顺着街道轻松的走着,在树荫下看到了今天的目的地。是经常去的体育用品店。
黑子正准备和青峰君转进去时,余光却看到了隔着马路的街对面的两个身影。
完全是因为紫原君的体型太庞大了嘛,嗯,紫原君的身边微笑着的少年是赤司君啊。
“青峰君,那边是赤司君和紫原君。”黑子抬头知会青峰。
“嗯?啊…赤司!紫原!”青峰君果断大叫起来了啊,黑子沉默的往旁边挪了一步,招手。
“嗯?”紫原停下脚步。“赤仔~好像有人叫我们诶。”
“是青峰和黑子。”赤司往前踏了半步,侧身挥了挥手。
黑子指指自己和青峰,又指了指身后的体育用品店,向赤司君示意。
“这样啊,黑子是和青峰去体育用品店。”赤司随后也指了指自己和紫原。
“嗯,赤司君是陪紫原君去甜品店啊。”看起来对所有人都很温柔的赤司君好像特别的宠紫原君的样子。
“赤司君经常和紫原君在一起么?”
“我不太清楚啦,不过好像他们俩一起上下学…诶,哲怎么突然对赤司感兴趣啊?”青峰把手交错的垫在脑后,无所谓的回答。
“只是突然想到的,并没有什么。”
其实很好奇完美的赤司君私下里会是什么样子。
“紫原要点些什么?”
“嗯、巧克力蛋糕草莓蛋糕抹茶蛋糕红茶曲奇、橙汁、赤仔要草莓奶昔。”紫原认真的计算。
“嗯,谢谢紫原。”赤司抬头微笑。
诶…赤仔好小只…好想一口吃下去的样子…
“赤仔、饿了。”
“紫原要等一下哦,很快就好了,先去坐着吧。”
“可以麻烦请师傅做快一点么,谢谢。”赤司礼貌的对店员说。
紫色头发身材高大的少年两只手各拿着一只勺子,面前是放满了整个桌子的甜点。
诶…好想吃曲奇…可是抹茶蛋糕要和巧克力蛋糕配起来才好吃诶…好想吃曲奇…
紫原抬头看向赤司。
“赤仔、曲奇、没有手诶。”
赤司优雅的喝着奶昔,“紫原?”虽然听懂了紫原的话…
“赤仔~”紫原真的像小孩子一样,这样想着,赤司拿起曲奇递到紫原的嘴边,马上被叼走了。“赤仔~”
卖好了篮球,和青峰君出来时,黑子正好看到这一幕。赤司君在喂紫原君吃东西?
“哲?怎么了?忽然停下来。”青峰提着篮球,差点撞到黑子。
“没有看到什么,青峰君,我们走吧。”令人惊奇啊…感觉赤司君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啊…因为是紫原君么。
---
“不仅仅?这个问题真是尖锐,我和敦确实应该是挚友。”赤司抿了一口咖啡。树影摇晃,像是搅动了空气。
“毕竟,我不讨厌敦待在我的身边。”
-----------------------------
“赤仔~”
“紫原?”赤司偏头,停下手中沙沙移动的笔。
正午的阳光明亮的从窗户照进来,靠近教室另一边的座位依旧被笼罩在阴影之中。
紫原靠在交叠的手上,眼睛已经闭上了,紫色柔软的发丝顺着脸庞散落,刚刚发出的那声不知是嘟囔还是梦话。
“紫原?”轻轻的叫了一声,确定身旁的少年已经睡着。赤司继续提笔计算,静谧的气息在空中飘荡。
阳光慢慢偏移,赤司放下笔,偏头,是紫原安静的睡脸。
听着紫原轻轻的有节奏的呼吸声,赤司有些走神。
小学认识了紫原,一起升入了帝光初中,然而是什么时候和紫原变的这么亲密的?变化太默无声息,就连自己也没法察觉。
赤司征十郎并不讨厌紫原。
赤司抬头看着挂在黑板上方的钟,秒针滴滴滴的走过,紫原待在身边的感觉不错,就这样下去吧。
---
“和敦认识了很久,所以关系好也是理应的吧。”赤司算是补充的答了一句,“哲也反而退部后就再也没有和我们联系,有什么特别的原因吗?”
赤金双色的眼睛对上淡蓝色的双眼,黑子呼吸变了一瞬。“应该没有办法面对吧。赤司君,为什么到现在才问这个问题呢?”
街上的人流慢慢增多起来,赤司咖啡杯里的泡沫渐渐融解消失了。
“之前没有合适的时机,哲也一直在躲着我,而且如果通过电话问出这个问题,感觉态度并不诚恳。”
----------------------------
八月末,暑热笼罩整个城市。
没有一丝风,太阳炙烤着大地。站在树荫下面,赤司开口,“我同意了。”
黑子轻轻弯了弯腰,“那么就此告别了,赤司君。”
长长的人行道,在高温的蒸腾下显的无比漫长。
“诶…赤仔不高兴吗?”紫原一手拿着冰棒,走在赤司身边,“赤仔看上去好像不是高兴的样子。”
“看上去我像是在生气吗,敦。”
“嗯~不是啦、赤仔看上去都一样哦。”咬下一口冰棒,紫原含糊不清的说。
“赤仔要吃冰淇淋吗-超不想走路的…”
“敦想要去吃吗?”没有明确的意见,赤司问道。
一口咬掉剩下的冰棒,“要吃、赤仔去吧。”
和敦坐在甜品店里,赤司偏头看着窗外的人行道。
“赤仔~”紫原的声音让赤司转过头来,“敦,怎么了?”
“诶~赤仔不理我唉~”像是小孩子撒娇似的抱怨。
“抱歉,敦。”赤司礼貌的微笑,把思绪收了回来。
舀了一勺冰淇淋,紫原漫不经心的说:“赤仔只要看着我就好了嘛~”
喝着冰冻柠檬,赤司没有应答这一句话。
“敦,我认为初中毕业后,我们应该进入不同的高中。我们太强大了,只有彼此之间才能成为对手。”
“好麻烦…我听赤仔的啦…可是我不想和赤仔打诶…”吃下一口冰淇淋,冰凉的感觉达到了胃里,紫原抱怨的开口。
“那敦有想要去的学校吗?”
“嗯…想要去阳泉…听说那里的食堂很好吃哦~赤仔会去哪呢。”
“我决定去京都的洛山高中。”
“赤仔好远~诶…那我就见不到赤仔了~”
“如果敦想要的话,我会搭车去看敦的。”预料到了敦的反应,赤司给出折中的方案。
“嗯、见到赤仔就好~”
---
“这样,赤司君一如既往的想的周全呢。赤司君有经常和紫原君见面吗?实际上我们队的前辈好像有在京都看到过紫原君。”黑子诚恳的看着赤司,说出好奇的疑问。
----------------------------
高中的生活开始没有多久。
教室窗外树叶摇动,风吹入教室,翻起书页。
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新鲜感,理所当然的,赤司加入了篮球队和学生会。
放下手上的钢笔,赤司从抽屉里抽出手机。打开,页面上闪动着消息提醒的通知。
敦:赤仔~好累…学校好麻烦……
敦:图片 这是午餐哦,很好吃^_^
敦:赤仔~
我:敦,星期六我会去阳泉。
顺着街道直走,从树叶间洒下的阳光慢慢从赤司的肩上滑过。遥远的看到白色的教学楼,前面就是阳泉高中了。
脚踏过水泥路面,阳泉的大门渐渐接近。
“嚓、嚓、嚓。”阴影处传来细碎的声音。
“敦。”赤司叫了一声,巨大的阴影抬起头来。
紫原蹲在校门的阴影处,咀嚼着美味棒,看样子是等了很久。
“赤仔~”相隔了一个月再见到赤仔,紫原觉得一直以来心里的空落感好像消失了。
赤司习惯性的轻轻拍了拍紫原柔软的发丝,“敦,我们走吧。”
“嗯~”站起身来,敦并肩走在赤司身旁。
“敦还喜欢高中的生活吗?” 熟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
紫原下意识的摇了摇头,“不喜欢、因为没有赤仔。”
只是找个话题而已…这算是预料中的答案还是预料之外的答案?赤司微笑着。
不讨厌敦。
“赤仔…像好吃的美味棒一样,发觉的时候就已经离不开了。”
赤司仰头看着敦,刚刚吐露心迹的少年表情看上去向往常一样。
“我也离不开敦。”
----------
周五的下午。结束了一周的辛苦,少年少女们谈笑着走出校门。
“赤司不走吗?”
“不,我等下才走。”微笑着挥手,红发少年没有离开座位。
偏头看着校门口逐渐远去的人群,赤司清空思绪。
放在桌上的手r机闪了一下,打开,是敦的短信。
敦:赤仔,想见你~
我:敦,放学了吗?
过了几分钟,手机闪了闪。
敦:赤仔、我在车站,去京都
屏幕明亮,赤司看着刚收到的信息。
我:我会在车站接你的。
--
列车到达京都时,已经相当晚了。紫原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从座位上站起来。
候车室里灯光冷冷的,第一次自己一个人出远门,紫原有些担心起来。
四处看了看,并没有赤仔的身影,“诶…赤仔?”在候车室里走了一圈,方向感开始乱起来。
没有看到赤仔啊…紫原拿出手机开始拨电话。
“嘟…嘟…嘟…嘟…”感觉心里面怪怪的,紫原紧张的握着手机。
“敦?你到了吗,我现在在车站外,你在哪里?”
“赤仔~我在候车室诶…”松了一口气,说话也带上了撒娇的口气。
“那敦好好在候车室等我,不要乱走。”
“嗯嗯,赤仔要快点过来~”
“敦。”从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紫原转头,赤司的声影印入眼中。
“抱歉,敦。刚刚我去买便当了…”把提着的塑料袋放下,赤司解释着。
“敦,抱歉…”所以不要露出这样一脸好像被抛弃了的样子啊。
准备去拥抱敦,却先被敦抱住。“赤仔…”
“刚刚没有看见赤仔以为赤仔不要我了…”
“我不会抛下敦的。”赤司抬头认真的与大孩子对视。
伸手轻轻盖住敦紫色的眼睛,“赤仔?”,“敦,我在这里,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
“嗯…”抱住赤司感觉安心了很多,紫原抱怨“赤仔太厉害了、感觉离我好远呢。”
--
紫原从身后抱着赤司,头懒洋洋的搁在赤司的肩头。觉得非常安心,紫原贴着赤司,感觉像是抱着超大棉花糖一样。
“敦?”赤司叫了一声,紫色的发丝蹭了蹭他的脸颊。“我要写作业了哦。”
“诶…”紫原慢慢的挪开头,低落的应了一声。
也不想吃零食,紫原只是盯着赤司的背影。赤仔看起来好好吃的样子…怎么办感觉像离不开美味棒一样离不开赤仔了…
“赤仔…”低低喊了一声,赤司“嗯?”的回应。
“赤仔…”紫原连续的骚扰总算吸引了赤司的注意力。
“敦?”并没有完全转身,赤司放下笔,偏过头来。
赤仔偏过来的脸好像闪着光似的。诶,安心了啊,紫原伸手像要环住赤司一样。
“赤仔…”赤司偏着头认真的听着身后少年的话语。
“想要拉着你诶…”说着的时候紫原伸手抓住了赤司衬衫的下摆。其实想要抱着赤仔,可是赤仔会生气的啊……
“敦。”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赤司仅仅是叫了一声,然而声音轻柔的让人惊讶。
--
早上醒起来时,赤司睁眼了好久才让思绪清醒。昨天晚上睡的非常安心啊。
“敦?”感觉身后的热源动了动,赤司转身,看见了紫原沉睡的面容。
昨天晚上处理好全部事情后已经很晚了,敦迷迷糊糊间一直拉着他的衣服。虽然有拉着他去洗漱,但是敦一直没有松手。
“敦?要睡觉了。”
“嗯、我要跟赤仔睡。”
“敦长大了哦,自己睡也是可以的吧。”
“不要。要跟赤仔睡。”
赤司注视着敦散乱的柔软发丝,结果是完全说服不了他啊…
“赤仔…”
--
紫原回到阳泉已经是中午了,虽然周日没有课,但是下午有篮球队的训练。
“诶…好想回去睡觉…”虽然这样抱怨着,身材高大的少年还是向着学校走去。要听赤仔的话…
--
我:敦,有好好去训练吗?
按下发送,赤司支着头,手指操作着,浏览历史信息。
敦:赤仔~我饿了
我:敦没有带吃的吗,要好好吃饭呢。
敦:赤仔也要好好吃饭~
敦:赤仔下次来见我吧
我:好。
赤司清楚,自己并不是这种会宠溺的人。但面对敦时,他会变得更有耐心,也会对他真心微笑。
是…因为敦在身边很久了的缘故吧。
--
休息室里,紫原脱下T恤,准备换上球服。
身边传来衣服的摩擦声,黑色头发的少年穿好球服,漂亮眼睛下的泪痣在白色肌肤的衬托下异常显眼。
“敦?你去哪了啊,前天没有来参加部活呢。”
紫原偏头,把换下来的衣服放进储物柜。
“嗯?室仔啊,我前天去京都了。”
“哦,原来敦出去了啊。”冰室停顿了一下,温柔的笑起来。“可是敦不担心迷路吗?”
“啊…”紫原应了声,在手机上输入:赤仔,我去训练了~
“嗯~去京都就是为了迷路啊…”
“为了迷路吗…”冰室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样子。
俩人一起走出休息室室冰室抬头,“敦是被好好爱着呢。”
“嗯~”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紫原的手指划过发丝,这样啊…好想见赤仔呢。
----------------------
“敦偶尔会到京都来。”赤司因为回忆而微笑起来。
“还有一个问题,赤司君今天还有其他事吗?”
“哲也真是敏锐。抱歉,是我刚刚有些走神。”
————
“赤仔~好想快点见到你~”
“那敦周末过来吧,阳泉这周末应该在东京集训吧,我会去东京找你。”
“嗯。那赤仔要快点过来~”
挂断电话,放在桌上的手机上挂着可爱的挂坠,装饰成棒棒糖一样的挂坠是时下中学生流行的样式。赤司并不是会关注这些的人,这个挂坠是上次见到敦时对方给的。
“赤仔~是一样的~”想到那个时候敦含着棒棒糖说的话,不知是何原因,赤司唇边泛起一个微笑。
————————
“赤仔~欸黑仔?”听到熟悉的声音,坐在窗边的两个人都转头看去。刚刚走近店里的是身材异常高大的高中生。
“赤仔和黑仔在说什么吗?”一边这么说着,紫色头发的少年一边卟的吹出泡泡。
“已经说完了,那么,哲也,我先离开了。”微笑的说出这句话,赤司从座位上站起身来。
黑子却出声叫住了他。
“赤司君,是被温柔爱着的呢。”
——END——

虽说本意不是如此,发展始料未及。不过待多年过去,此文不过作一抔黄土罢了。发表看法,自己乐意就好,何必纠纠缠缠。天大地大,海阔天空,为何非拘了自己的眼。
我始终对此文的评价都不高,其实回了这么多,也未必没有存着点希望想法受到认同的意思。那些回复我的人,可能也存着点希望我是个素养差的人的意思。
好似我与你们意见不和,就非得是个抹黑作品看不起作者的鼠辈。
一句评论而已,自任没有任何不尊重作者的地方。并非没有码过字,怎么会不尊重百万多字的文章呢。只是喜好就是喜好,这文确确实实达不到我心目中文章的上等水平。
想想也是有趣,这么多年看文下来,名声很大的文中,唯独此文让我不喜。
不喜就算了,我不知作者是何人,作者也不知我是何人,两相页面里擦鼠标而过,我何必违心说话,看评之人又何必管我。
诸多思虑,不过此后博我一笑而已。

硬要形容两人之间的关系的话,那就像是伴生植物吧。

御石还是石御还是石御石?

太太们文都写的太好了~~被入坑了~(≧▽≦)~
佛心蛊太太的御石和食欲之秋太太的石御都好喜欢~